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陕煤股份
双龙煤业穆海宏散文——雪落河山
发布时间:2022-03-02 18:33:16 来源:澳门太阳成集团 编辑: 点击:

北方的冬天若是少了一场大雪,那便是一个不完美的冬天,有时,这场雪来得很早,刚一入冬,便会在某个深夜或者拂晓飘然而下,纷纷扬扬洒满河山,为大地裹上一身冬装,大伙悬着的一颗心也就放了下来,谁都知道,有了这场雪的护佑,明年将会迎来一个好的年头。但并不是每个冬天雪都会来得很早,这种概率甚至在过往的冬天连两成都没有,尤其是近些年来,等一场雪就成了人们在整个冬天里最为期盼的事情。

也正是因为初冬出现大雪的时候越来越少,人们在希翼中不断安慰,雪也会在稍微些日子里出现,若到那时,大地已经干涸了很久,空气中弥漫着不安与干燥,谣言也就多了起来,因为缺少了这场雪的滋润,黄土成了冬天的主角,跟随西北风的嘶吼,钻进任何能够钻进的地方,又从任何能够起身的地方起身。除此外,还有跟着风一起起舞的荒草、残枝败叶等肆无忌惮地随时狂舞,藐视着一切在沉睡或者期盼的生灵,往往就在这个时候,大雪最终还是会如约而至,白天看不到白晃晃的日头,夜里一片静寂,只有雪落大地的声音。这场雪,有时长有时短,但最终都会装点了整个山川、树木,虽说来得迟了些,让人们多了无数的担忧,但总归还是来了,长久的等待换来的是激动和兴奋,雪过后,树木有了抵挡西北风的能量,不会在嘶吼中嘎吱一声从树梢上断裂,顿时,大家都告别了土溜溜的日子,所有的日子都光亮起来。

并不是所有的期待都会等来美好,就比如这个冬天,在希翼中失望,又随着一场阴云从失望中希翼,起起落落的情绪让空气都不安起来,虽说先前也曾落过两场小雪,但相对于等了很久的大地河川,就显得太微不足道,往往还没盖住地面就戛然而止,随着次日白晃晃的日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,少在今冬的西北风少了很多,没能够让土黄色成为主色调,即便如此,仍旧挡不住人们对一场大雪的焦急等待。往往这个时候,上了年岁的人便会逢人就说,再等等,一般干冬是过不了年的。

正如他们所说的一年,随着年的脚步声,一场大雪最终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,突然之间,洋洋洒洒姗姗而至,起先,干涸了很久的大地被大雪所滋润,雪很难在地上存留很久,滋润山川是它们的首要任务,只有等大地被滋润个通透,并在一夜之间冻成结结实实,雪才能够迅速堆积起来,为蛰伏在地下的所有生命披上冬装。可偏偏在一夜之后,雪又停了下来,日头甚至都从积云后探出了头,那些落在道路上的积雪很快便消失不见,这似乎是一场玩笑,但却没有任何人敢承认,因他们都相信,在满怀希翼的同时,始终都要对天地抱有足够的虔诚和敬畏。

略带失望的气氛又开始弥漫起来,但不论怎样,总好过一粒雪也看不到,谁都懂得要知足,毕竟落了雪,可谁又都不甘心,这场雪和希翼中的雪差距让他们无法接受,却又不得不接受。就在踌躇之间,天又变得阴沉起来,傍晚时刻,一片大雪从天而降,在路灯下照射下发出七彩的光,它轻轻地落在了路边的土墙上,静静地看着华灯初上的一切,紧接着,天空似乎在瞬间打开了关住雪的大门,大片雪花欢快地从天而降,连路灯都为此惊讶,房门前、土墙上以及那棵伫立了几百年的大树都被大雪所笼罩,从窗户里透出的光也变得更加多彩璀璨。

这将是一个静谧的狂欢之夜,雪很快就盖住了道路、田地和房舍,时间已经静止,夜色中茫茫大雪从空中翩然而下,轻轻落在大地之上,荒草都已被滋润出了新的生命,就连冻了一半的河流,也无法拒绝这场大雪,逐渐被雪所覆盖,毋庸置疑,明天清晨,冰面将会遍布整个河流,岸边的杨柳也在无声中接受着一场最为庄严的洗礼。

已到子夜,雪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,依然不急不慢、不增不减,它们要竭尽所能,为大地上每一个裸露出来的角落披上雪装,它们是带着使命来的,用它们的纯洁和力量,驱散阴霾,润泽万物。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澳门太阳成集团(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撑:太阳集团娱乐所有网站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   E-mail:txzx@hlkyjt.com.cn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